南宁新启航家教服务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南宁家教

联系方式

联系人:洪小姐
电话:0771-573833
邮箱:573833@tscashmere.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幼儿识字尚存争议 专家称认字低龄化系发展所需

编辑:南宁新启航家教服务有限公司  时间:2012/03/28  字号:
摘要:幼儿识字尚存争议 专家称认字低龄化系发展所需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父母关注孩子的知识学习和智力开发,识字就是其中之一。家长希望孩子早认字、多认字,而教育主管部门则明确规定:禁止在幼儿园进行小学学科的“提前教学”。那么是否有一种游戏可以很好地平衡幼儿成长规律和寓教于乐的关系呢? 

  谁能快速认读汉字卡片、成语接龙、往“口”“门”里搬“东西”生成更多的汉字,12名个去年9月入园的孩子大都跃跃欲试。有两次练习,老师的眼光绕过一只只高高举起的小手,示意让并未举手的孩子参与。无论大人随意挑选哪些故事书篇目请孩子朗读,他们也乐于完成。这是不久前记者在位于北京通州乔庄西区的金大晟幼儿园见到的情形。该园以传授“拼玩识字”为特色,其发明人就是陈淑红老师。 

  拼玩识字 

  中班的孩子多在4岁半左右。陈淑红告诉记者,这些孩子都是从小班开始就在老师的带领下玩“拼玩识字”的“老手”。 

  当天,老师教的是“扒”“叭”“趴”“穴”这四个以“八”为“母体”的字。大声跟老师念了几遍字形儿歌后,孩子们拿出各自的拼字模具,按老师的要求比赛,将偏旁和字块摆在带磁性的模板上,看谁拼得快。 

  “我找到了,我拼出来了!”孩子们兴高采烈。“好玩吗?”记者问身旁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好玩!”他还打开另一个模具盒示意,“69课以前的在这里,我们早就摆过了。”模具盒里面是五种颜色的各种笔画,男孩口中念念有词地给记者摆了几个字后,撇归撇,捺归捺,将一个个的笔画放回各自的该有位置。 

  小男孩积极的沟通能力、做事的有板有眼和他对所学“体系”一定程度的了然于心让记者有些吃惊。张丽老师告诉记者,刚开始时,孩子们只知道跟着老师玩,过一段时间,“他们自己就能玩得得心应手了。”从幼师毕业就开始践行这套拼玩识字法的学前班老师王朝说:“孩子们拼得起劲儿的时候,户外活动时都需要老师催才行。” 

  让王朝更得意的是,孩子们在学习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沟通和互动能力。王朝说,他们实施的拼玩识字为培养孩子健康、语言等五大领域的能力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方法,为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培养自信打下了基础。 

  然而,事实上,国家有关学前教育的规定是:禁止在幼儿园进行小学学科的“提前教学”。对幼儿的识字教学在业界也存有争议。 

  陈淑红解释说,我们幼儿园的教学活动都是按照幼儿成长规律来开展,尤其是识字活动,儿歌和模具的引入都有一定的设计和考量。“跟小学课程完全不同。”但孩子上小学后多有受益。

玩出花样 

  在“小升初”压力下,小学五年级学生的家长们,心态普遍纠结、焦虑。做财务工作的刘美静却是个例外。她的孩子——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冯家睿,对繁重的功课居然应付自如。 

  刘美静把孩子出众的学习能力完全归结于运用当年陈淑红老师的识字玩具,让孩子认字早、理解力强。刘美静讲,孩子8个月时,自己开始做汉字卡片教他认字,家里的电视冰箱、桌子、椅子都是教具,一段时间下来,孩子还不会说话,就能认字。孩子两岁两个月时,刘美静买到一套陈淑红老师的《拼玩识字》教材和模具,这个配有儿歌的拼摆玩具让儿子爱不释手,识字能力迅速攀升。3岁时,冯家睿就不要妈妈给他念故事了。上小学前,他已经可以看《文摘报》《北京晚报》了。 

  近十年过去了,刘美静说到《拼玩识字》时还很有感触。她回忆说,当年孩子不厌其烦地摆玩笔画、字块,因为玩丢了几个笔画拽着妈妈要再买。三四岁时,孩子已经能写出笔画很多的“缝”字,有些成人都容易弄错的字,他从不混淆,上学后,更得益于识字多,理解力强。“其实,我就辛苦了三年,上学后基本不用管他的学习。” 

  拼出名堂 

  《拼玩识字》源于陈淑红教女儿识字的经历。“田字不透风,十字在当中,十字推上去,古字喝一盅”这些民间酒令,陈淑红脱口而出,她说,正是民间酒令对汉字的巧妙拆解,引发了她琢磨汉字结构、研究汉字笔画。 

  1995年初,陈淑红为她的“拼字玩具”申请了专利。十多年来,她和她的团队完善其识字法的努力从未间断。从单纯的卡片、单色的笔画,到五彩的笔画和匹配的儿歌,以及相应的口诀,他们让识字变成了游戏,让阅读更早地成为孩子生活的一部分。 

  陈淑红的《拼玩识字》法将汉字拆分成61个笔画,64个偏旁部首,128个字块,运用这些部件可以拼出数千个汉字。将一组相关汉字的字形特点用儿歌形式表现出来,孩子们记住一首儿歌就记住了一组汉字音、形、义的区别和联系。这样,由“一个字变成一串字,一串字带出一片字”,实现“变单个识字为成串识字”,孩子们边念边摆,在游戏中快速识字。 

  近年来,人们注意到,近现代以来那些学贯中西的学者们,普遍启蒙很早。对于这一传统,未必要激进地全部扔掉。 

  在已故科普作家高士其的儿子、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基金会高士其基金委员会秘书长高志其看来,陈淑红找到了汉字拼拆的规律,将一种思维科学转变成了一种思维方法和思维技术,很有可操作性。 

  原江苏省教育学会小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语文特级教师陈树民撰文说,汉字要认识到2000多个字才能开始阅读,而识2000多字,按一般课本的编法,需要4年时间。这样,识字了拖住阅读的后腿,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陈树民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随着社会环境的改变,幼儿识字的情况正悄然发生变化。今天,汉字已经渗透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认字低龄化,是现代社会孩子自身发展的需要。 

  还有专家提出,只要不强迫,不以识字多少作为衡量孩子,提早识字没有问题,对认字年龄也不用“一刀切”。

上一条:教育部部署13项阳光治校和15项专项治理任务 下一条:暂时没有!